又名蒲锦龄。

魂归乡

  我梦见了茂陵的雪。

  那年的雪很大。我才十岁,宗族里鲜有同辈的玩伴。我从小就是一个人。父亲天天住在军队里,一回来就要查我功课体格,而母亲只会更严厉些。祖母是羌人,留给父亲和我一张高鼻凹眼的脸。茂陵没有这样的孩子。所以我宁可缩在府里,也不愿意出去受他们眼色。我从小就是一个人。

  雪有多大呢?推门的时候我要用力推才能把大雪别开,一出门不小心摔了一下我就趴在雪深处了,走路时用手把腿拔出来才能继续走,在外面呆了不到一柱香时间我就全身白了。

  多好啊,满世界里的白色精灵,多好啊。我就躺在雪里吧,就躺着,就很好了。不用打拳,不用背书,就很好了。

  然后他来了。

  他说:“大哥,地里...

以小见大1

私设,脑洞,可能有雷。兰陵王第一视角。

  她最终还是同意了,但是只给我一晚。

  廿日前,有人出重金买某商贾首级。可是主顾说的商队里没有什么肥头大耳的富商。然而我没白跑一趟,因为我又一次见到了她。
  阔别十余年再重逢,他乡遇故人,可惜大家都不是很高兴。
我确信她和我一样,这千百个日夜里从没落下功课,所以她才能一下子就发现了隐匿夜色的我。
  “我可没白长你几岁。”她说。
  子夜时分她来找我了。我们交换近况。她又问我怎么来的。没什么好隐瞒,我如实相告。她微一颔首后,我们陷入了一阵短暂而尴尬的沉默。她也觉得不自然,犹豫再三,拍了拍我的肩膀。不知道...

下一个就蝉武吧……

初遇

达陵达,达摩的达,兰陵王的陵

  长城内外胡汉杂居。墙外驻军洸洸昂昂,卫中国,护黎庶,然墙内多无赖地痞辈,又多饥民流氓族。治国岂可武有孙武①而文无伊皋耶?此劳民之道也。

  秋月②中,骑驴③过城隘。上路与阡陌交错,轮奂高阁起茅篷之邻。骄马横冲,蛮民招摇。非大方之邦也。踏沙行路,寻驿馆不得,心戚戚。独饮茶楼上。

  有屠户过其下⑤,发竖目怒,手提涔涔肉块一,中行大道,人见辄避⑥。忽见焰焰影来,一红毛小童三拳击屠倒。洋洋自得,披发跳叫⑦曰:“汝小儿狂,竟敢欺善霸良,恬不知耻。今日教汝小儿识得小儿厉害,再不敢涎脸作怪!”叫罢提肉而去。未料青天白日竟有如此猖獗,无人

为什么嗑达陵?
大家都是曾经高高在上前途无垠一片大好光景的王子,虽然国家不像大唐制霸一方,但是一但自己继位便可大展宏图。可是战火无情,兴亡盛衰都只是一夕之间。亡国俘都是国的未亡人,这个身份烙在你的骨血一生都无法磨灭。
同样经历却又命途不同。渡达摩的是玄奘,引高肃的是山中老人。一个决心以拳渡恶,一个暗定举刀杀尽仇敌。如果他俩相遇会发生什么?

他杀了人回来,和尚只默不作声给他撒了药缠了布。他晓得和尚在心里头忙着念经超度。忙活完了,和尚也只吐口气不开口。眼瞅着那两道长眉皱起,便知和尚又要数落。
“你休要言语。用你的话,因果两效,那人该死。”
“你杀了他,这业报就难停了。”
“我不怕那些。你自己说这些,还不是...

有关府尹夫人易倾城和她的妹妹

大量私设。

没人来除罪的日子里,易倾国都是自己打水。偶尔,她也会帮妹妹拎上两桶。
她拎桶的姿势一板一眼。袖子撸到腋窝下,两条深色的臂膀平举,那腕子是极有力的,狠狠内扣着,像是要把手臂压回身子里。脚下的步子也稳健,她拎着桶也能用起漂亮的轻功。湖边到木屋,上山下坡,一滴水也不会掉。
这份儿极好的功夫,就她和妹妹知道。

易倾城老笑话她:吃饱抹嘴以后没事儿干,编个府尹婆姨的身份招摇撞骗。这也就你易倾国干得出来。
易倾国也不恼,朝着妹妹笑一笑,就回自己屋打盹儿去了。
于是这一天易倾城负责扮府尹婆姨。

易倾城不会武功。
她们易家可是是武林世家(虽然这事儿只有姊妹俩知道),竟然出了个弱鸡小姐。易倾国一直嫌弃妹妹...

我爱他一辈子!!!!!

宠爱张国荣。

MarinaRen:

十五载 斯人不远
不如我们分开一下 有机会从头来过啊 ...

© 许慎卿 | Powered by LOFTER